【最美小职业】“城市打桩人”赵才林: 为建筑工程打“根基” 20多年跑遍大半个中国
来源:英国必发公司商报 责任编辑:吴春华 分享到 2021-04-30 10:19:47

即将到来的“五一”劳动节,来自湖南常德的中铁十局领工员赵才林和工友们估计又要“加班加点”了。为了让合肥市畅通二环北环东段的道路早日通车,46岁的赵才林早已习惯“加班赶工”,“毕竟路通了,老百姓出行就更方便了。”

畅通二环北环东段,阜阳路与北二环路交口立交桥

城市打桩人游离“八大工种”之外

提起从事建筑行业的工作,要追溯到赵才林的儿时,“估计受父亲的影响比较大。”赵才林告诉记者,他的父亲是早先的铁道兵,后期又转入中铁十局工作,“在记忆中,他就是走南闯北,一个地方的工程结束了,然后再换另一个地方。”所以,“搬家”这事,成了赵才林儿时的常态。经常能到不同的地方去,也就成了赵才林“子继父业”的理由。

“内蒙古、云南、河南、山东……”在20多年的建筑工作生涯中,赵才林已经将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。无论是给高铁、地铁打桩基,还是让高楼大厦、桥梁“扎马步”;无论是驾驭较原始的冲击钻桩机,还是操纵相对流行的旋挖机,赵才林均能信手拈来,游刃有余。

在传统的印象中,建设行业八大工种包括:木工、钢筋工、砌筑工、混凝土工、抹灰工、架子工、油漆工、防水工,而赵才林干的打桩、钻桩活并不属于其中。“其实属不属于‘八大工种’没啥关系,都是上班干活、下班吃饭睡觉……”提起“城市打桩人”这个职业,赵才林觉得,虽然很辛苦,但是一想到这份工作是一个建筑工程里最关键的“根基”,自豪感也就油然而生。

钻头卡在地层里最让人头疼

所谓“打桩”,就是用专业的器具将各种材料的桩打入、压入、振入或旋入地基土中的施工方法。

“因为地面建筑物如果要建在地面上,地面要承受很大的压力,就必须保证地面有足够的抵抗压力的强度,所以就通过打桩的方式,让建筑物的基础更牢固。”赵才林告诉记者,古代建筑中的木桩一般都是人工打入地下的,而到了现代,则采用各种专门打桩机械,“不过,在一些地质条件较高的区域,也会采用人工方式打桩。”

在赵才林的记忆里,由于没有先进的打桩机器,早先的打桩活基本是靠人工完成,“架设好平台,然后一点一点地向下挖土。随着越挖越深,再通过吊架,把坑内的土运出来……所以,早先的打桩工非常辛苦。”后来慢慢有了旋挖机等专门打桩机械,赵才林的工作才稍微轻松一些。“如今的打桩,只需要通过打桩机器在地表挖孔,挖到能承受建筑物重量的地层,然后在孔内安装钢筋笼,浇筑混凝土,就能形成一条条粗壮的圆柱型桩基。”

看似简单的操作,在实际操作中并不容易。钻头卡在地层里,就是打桩人最头疼的事。“遇到这种情况,如果问题不是太严重,一般可以通过打桩机器的勾连装置,把钻头从底层里‘勾’出来,然后重新组装,继续打桩。”赵才林告诉记者,如果钻头卡在地层里比较深,就需要俗称“工地水鬼”的人下坑洞里打捞了。

“工地水鬼”其实就是在建筑工地上干活的潜水员,需要具备潜水员资质,一般由专业的打捞公司派遣。“由于钻头卡在地层里,又不能随意废弃这个桩孔重新打一个桩孔,只能借助‘工地水鬼’的力量来完成。”赵才林告诉记者,由于桩孔内都是泥浆水,“工地水鬼”在桩孔里基本上“盲操作”,通过触摸的方式,寻找钻头,然后借助绳索将其捞出。“他们除了要全身包裹起来,还需要借助一根长长的输气管,以及安全绳索,才能进行作业。”

赵才林在检查桩基孔2

打桩最怕遇到地下溶洞和空洞

除了钻头卡住,在桩基施工的过程,和赵才林一样的打桩人最怕遇到地下溶洞或者地下空洞的情况。“以合肥畅通二环北环东段工程为例,我们中铁十局负责施工的一标段,在施工过程中就遇到了废弃的地下涵管,以及一个不知道建造年代的防空洞。”

去年5月,畅通二环北环东段一标段的桩基工程开始施工。“一标段工程包括阜阳北路和蒙城北路等立交桥,共计需要打600多根桩基,平均每个桩基的深度为40~50米,桩孔的直径为1.2米~1.5米。”在施工第40号桩基的时候,赵才林操作的旋挖机才挖到地下8米左右,就遇到了一段地下废弃的老涵管,“然后就通过灌石块、填混凝土的方式,把这个地下空洞填实(大约用了1个半游泳池的材料才填满),然后继续打桩。”

而在阜阳路与北二环交口附近打桩时,赵才林又遇到了一个老防空洞,“这个防空洞建设年代估计比较久远了,连施工图纸上都没有标明,最终也是用同样的方式将其填实,继续打桩。”比较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打桩环节遇到很多难题,但赵才林和工友们均一一克服,并于当年11月完成桩基工作,其标段的主线桥目前也具备了通车条件,预计五一后将放行通车,“这也是畅通二环北环东段工程里施工速度最快的。”

让赵才林印象最深刻的是张呼高铁(张家口—呼和浩特)工程,“这条铁路沿线的地质条件比较复杂,我们负责施工的那一段,地下是流沙层。”赵才林告诉记者,打桩基遇到流沙层,就像钉子钉到棉花里,“打下去的桩基几乎起不到固定建筑物的作用。”经过赵才林和工友的不断研究,最终决定将混凝土等材料注入到流沙层,等其相对固定之后,再打桩。

赵才林

为总是错过儿子的成长而内疚

明天就是“五一”劳动节,但在赵才林的字典中似乎没有“节假日”三个字。“像我们这样的建筑大军,似乎除了春节,对其他节假日都没啥概念。大多情况下都是赶工期,早日还路于民。”合肥地铁1号线是该市第一条地铁线路,在葛大店站的施工中,赵才林和工友们放弃了每一次休假,全身心扑到了工作中,最终打造出了合肥地铁1号线的样板站。

长时间的东奔西走,赵才林几乎错过了儿子的成长,“从他出生,到上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……几乎每一个重要节点,都是孩子妈妈在陪伴。”赵才林告诉记者,孩子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就曾经抱怨过,“为什么其他同学都是爸爸参加家长会,你为啥不来?”

每每想起这茬事,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赵才林总忍不住眼眶微热。“多亏了我爱人全力支持,不停地给孩子做思想工作。等他稍微长大一点的时候,就已经能体谅我们这份工作的艰辛,也就不再抱怨了。”作为弥补,赵才林表示,后期如果有机会,会带着妻子和孩子来合肥,体验一下畅通二环的风驰电掣。

英国必发公司商报融媒体记者 姜志远/文 刘职伟/摄 

声明:
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英国必发公司商报、英国必发公司商报英国必发公司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“来源:英国必发公司商报或英国必发公司商报英国必发公司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