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本期策划】旅行“翻车”图鉴
来源: 责任编辑: 分享到 2021-04-12 09:57:51

说到假期,你会想起什么?旅行、美景、美食、快乐的回忆?但是,相信你一定在朋友圈见到过堵车、排队、人山人海。有时候,失败也是旅行的一部分,回忆起来,苦乐自知。

QQ截图20210412095751.png

等我到了扬州……

钱红丽

正定小城里有四五座古寺宝藏。一直想去,末了总是耽搁。并非为具体杂务所羁绊,不过是一次次被恐惧心理劝退。合肥、正定之间无直达高铁,需在石家庄中转,换乘大巴,抑或地铁。恰恰这两种出行方式,对于严重晕车的我最致命。若选大巴呢,一向自尊的我惧怕呕出的污物被全车异乡人嫌弃;若坐地铁,不及停靠三站,我必反胃,后果更加狼狈。有一年在天津,坐地铁去某处参加一个活动,一站一站急刹、启动,差点让我晕倒,尴尬万分。

简直人间奇闻,世间竟有晕地铁之人?回首几十年的历经,“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”。十余年前,去香港。自合肥飞广州,广州换乘大巴,深夜抵达深圳。翌日清晨,过皇岗口岸,香港方的客车已然静候多时。当我像往常一样施施然坐上客车第一排,香港司机珍重劝阻,首排未买保险不安全,游客坐了会罚款。无论我怎样碎碎念,晕车的人坐首排视野开阔,会降低晕车率。司机岿然不依。算了,我一个向来守规矩的人,怎能忤逆地方法规呢,苦不堪言前往第二排座位。香港人稠地稀,几乎单行道,马路逼仄,还总是蜿蜒曲折,致使巨大的客车蚯蚓般扭来扭去,那两日,行一路,吐一路。

捱至第三日,司机动了恻隐之心,不再顾及当地规则,突然大发慈悲道,你坐第一排吧。之前,地导说情,他一概不通融。一次次,别人兴致勃勃去景点打卡,吐得有气无力的我丝毫提不起任何兴趣,不是坐在咖啡馆枯等,便是留在车上昏睡。连续几日的呕吐,导致体内介质失调,直想抓把盐吃。年三十夜里,在酒店底楼餐厅,要一碗皮蛋瘦肉粥,那是天下最咸的粥,而我,则甘之如饴,犹如犯低血糖晕倒的人被及时扶起注射大量葡萄糖,一忽儿精神抖擞起来了。

如许经年,热爱旅行的我,就是凭借稳坐客车首排涅槃过来的。若睡眠充足,但凡坐第一排,大睁双眼紧盯前方,翻越再多的山,我也不会晕。有一年深秋,车子疾驰于云南巍巍群山间,漠漠然达三四小时之久,一车人熬不过旅途艰辛,歪歪斜斜全昏睡而去,唯余我与司机清醒着。我一边掐虎口,一边望着前方的高山平甸,忽然,满山波斯菊映入眼帘,那广阔无垠的魔毯如神降临,如梦如幻,如烟如雾……那样的美景,一辈子不能忘。

还有一年,去柳州。该小城无机场,我们在桂林转机后,天黑下来,搭车去桂林市内广西师大招待所对付一夜。翌日,柳州方派了一辆小客车来接我们。桂林至柳州这一趟,简直成了我的人生滑铁卢——纵然坐在前排的我,也神出鬼没吐了一路。南方暴雨如注,一个人的身体里何以吐得出那么多胆汁苦水。更多的大约是胃酸,将喉咙燃烧起来了,真是吐得涕泪滂沱呀。神若端坐天庭,神都怀疑凡间的人何以如此受难?身体的亏空不算什么,吐完也还神清气爽。但,走着走着,一个急刹,又一轮受难来临。如若置身白色恐怖年代,敌人无须启动酷刑,只要将我撂在车上,来来回回急刹骤停,不及半小时,痛苦的我一定会招供。有时,肉体的痛苦,永远强过精神的痛苦,你熬不过的。

健康体质的人,有福了,想去哪儿,拔脚便走,未曾有过额外的思想负担,不比我,计划前往一地,总要活在深重的纠结辗转之中。

年后,几位同事直飞兰州,再去敦煌,然后租车自驾,直扑瓜州等地……过一阵,他们又飞兰州,去天水,去麦积山石窟,去一切值得去的远方,唯有我暗自嗟叹。做任何事,都要有一个好身体,而一个严重晕车体质的人,到哪里都成了别人的负累。同事回来,会说一些旅途见闻,我默默听着,权当望梅止渴了。

正值暮春,我体内的生物钟又醒过来了,想着扬州的琼花该开了吧。坐高铁好对付,去扬州城必然打的。人家的士司机是要跑单糊口的,不比家人,小弯都要慢慢拐,骤停急刹如家常便饭,到时吐人一车,也煞风景,看花的心情想必也打了折扣,算了,不去了。年年暮春幻想琼花开放的模样,便也满足。

我适合活在古代,乘马车,日子过得慢慢的。然而,等我乘马车一路迢遥地到了扬州,鹤也飞了,琼花怕也凋敝了。


走路,走路……

荠菜小包子

我从小喜欢三毛。

最羡慕的是吉普赛式的生活,喜欢到处流浪。从前车马慢,出门不容易。小时候去趟上海往往要坐一夜的火车,拥挤,连行李架上都是人。

去趟武汉,也是夜车。淡季的时候火车坐不满,倒一张椅子上就睡了。半夜醒来去上厕所,窗户大开着,风呼呼地吹,远处信号灯一明一灭。

那个时候,站台上还有很多卖东西的小推车。我记得在苏州站喝过好喝的粥,在德州站吃过不知真假的扒鸡。那个时候的旅途绝对是苦旅,站台上的这些新鲜玩意,是旅途中难得的点缀。

从前出国也很难,哪怕十年前,出国旅行也是件挺高级的事儿。那个时候我和一个国外的朋友说,我好希望能走遍全世界啊。他说,这有什么难的呢?

我当时想,怎么不难呢?不想没几年我就发现,真的不难。

从前工作出差很多,算起来,每年至少有两个月在外面。我忘记谁说过,“长久的旅行会让人变得无情”,大约遇到的人与事都是朝夕之间;而空间与时间的迅速转换,的确会让人觉得,“不过如此”。浪人和扎根在某地的人是不同的,前者的心里往往没有多少天长地久,就连人生也不过是萍寄,是从一个点移动到另一个点。

后来出差变少了,但自己还是维系了出门的习惯。和出差相比,自己出门真是自由极了。每当坐在机场或者高铁站,把脚搭在箱子上,打开一杯茶时,我的内心都在呐喊,这就是自由!

出门多了难免翻车。每个人对翻车的定义不同,有人觉得,没能去成某个景点、没看到某场日出、没吃到某种心心念念的美食都是翻车。就我而言,出门一切随缘。世界这么大,不可能去完每一个角落。真错过了,下次无论有没有机会再来,都是缘分使然。

但是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?出门这件事,本身就汇聚了所有的不确定性。

前年清明节带孩子去无锡,当时孩子才三岁多,想着去鼋头渚看樱花这种人挤人的事,必不靠谱。坐高铁去无锡,不会堵车;我精心选择了蠡园对面的一个酒店,想着既可以在湖边玩,也可以去蠡园带孩子爬假山。万事俱备,放假第一天,带着孩子就出门了。

抵达无锡,打车,一切顺利。看地图上也是一条坦途,绿色畅通。

不料,离终点还有两公里多,前方忽然堵住了。

司机果断说,绕路。

绕了一截,一看照旧。几个路口全上了路障。原来是景区人多,三个路口之外,已经不放行车辆了!

正值中午,太阳明晃晃照在头顶。无可奈何,抱着小孩、拖着箱子下来步行。两公里路不长,但抱着娃负重前行又不一样了。走到酒店,累个半死,立刻手机下单了一个可以拖着娃走的箱子……

回顾假期,“走路”怕是最密集的翻车回忆了。某年也是清明节去杭州,在西湖被人潮惊呆。西湖很大,除了热门景点,其实逛逛还行。但是,当我们想离开西湖区域时,却发现问题来了。人太多太密,水泄不通,除了徒步,没有别的办法。

想坐公交车,公交车的确是有的。但是上去呆了15分钟,发现还没有步行来得快。

那天共计走了20公里有余。我是很喜欢杭州的,几乎年年去,从那以后心有余悸,两年都没去。

前年国庆节和朋友去云冈石窟。开车去的,眼见景区前堵车越来越长,从一公里到两公里到三公里……通过时间超过一个小时。

离景区停车场3.3公里的地方,我们发现了一条岔路,当机立断把车开进去停下,决定步行。

这个决定倒也算不上翻车,因为走得快,35分钟后我们就进了景区大门。但是,当我们看完整个景区要回去取车时,发现还要走三四公里,心情真的无比沉重。

那个即将日落的黄昏,我和朋友一前一后,在省道上跋涉。身边煤矿工人下班的班车一辆辆呼啸而过,我们按照来时的定位走啊走啊,好像永远走不到头……

终于到了车上,我们坐在后备箱,抹了把脸,喝起了水。那条小小的岔路里停满了和我们一样的车,一位开着三轮车的大爷路过,迷惘地问:今天是要查车吗?你们怎么都停在这?


为了省钱,转机连走三个国家

芒果树下

现在,不管是出国还是自由游,都是件稀疏平常的事了。搁在十年前,出国自由行还是很少的。十年前的春节假期,我和老公两个人开启了这样的第一次,可谓是“无知者无畏”,我们两个纯英语渣,连手机境外漫游都没有开通。移动上网、移动WIFI,那是什么东西,基本没有。心想着,反正东南亚人英语说得也烂,定好了机票、酒店和游玩行程,那就走呗。

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去泰国普吉岛玩呢?是我开始知道有个廉价航空公司叫亚航,总部在马来西亚吉隆坡,居然只要几百块就能从国内飞到东南亚。要知道当时合肥飞三亚的往返机票最低也要人均三千。几百块在三亚啥也干不了,在普吉岛可以住海景房、吃顿海鲜大餐了。这可太有诱惑力了吧!

亚航当时在国内的航线只有北上广深等,而且经过吉隆坡中转到泰国普吉岛的机票,比直飞又便宜一半,于是穷游的我们就有了这样的一段行程:合肥飞深圳,深圳飞吉隆坡,吉隆坡飞普吉岛。去程还好,先在吉隆坡玩了两天,又是第一次出远门,各种新鲜加刺激,连飞机外的云层和脚下的大海都令我们惊喜不已。不过,回程就差点要累哭了,普吉岛-吉隆坡-广州-合肥连着飞,上上下下飞机的,还要过三个国家的出入境手续。也就当时年轻,这种赶飞机的体力活吃得消。

我记得挺清楚,假期的最后一天我们在普吉岛巴东海滩边吃过晚饭后,坐车一小时到机场,办手续候机,凌晨飞到了吉隆坡,大约还要再等4个小时才能办值机过安检。又困又累的我坐在出发大厅冰冷的长椅就直接睡着了,等睡醒起来,感觉腰和脖子都不是自己的了。毕竟热带地区的室内空调简直跟不要钱一样,冷到怀疑人生!就这样撑到上飞机,飞回广州,再转机飞回合肥,从机场打车回家。差不多中午才到家,人接近散架。然而,当时吃个饭就又生龙活虎复工上班去了,年轻可真好啊!

虽说那次的路上无比折腾,但第一次见到热带的海,看到海上的日出日落,在海中浮潜,感受了斯米兰群岛的绝美风景,除夕夜和第一次见面的QQ群网友在海滩边喝酒吃年夜饭,那些开心又激动的时刻让人觉得一切都值了。

转机虽然辛苦,但航变,才是更令人抓狂的。

去年疫情期间在家憋了几个月。到了五月,跨省游恢复了,感觉出去玩的人渐渐多了。加上那个时候酒店也急了,纷纷搞促销,原先上千一晚的酒店,现在三百多就能住,我就有点心动。刚好又翻到合肥飞丽江,大理飞合肥的直达机票,都只要几百块!丽江入,大理出,去看雪山看洱海,真是一个完美的周末!

说订就订,我和朋友麻溜地订好机票酒店,就等出发。

说真的那时心里还是有些忐忑,担心会有零星散发疫情影响出行。得益于防控大局,疫情并没有发生,但是,出发前一天,可能由于航班售票率太低,我们收到航空公司的短信,航班直接取消了。

航空公司提出可以改签,但是改签的那个时间段就很不友好了,到丽江已经是深夜。对我们这种请一天假都很难的人来说,这是莫大的浪费!

没办法,只能从昆明转。退票,订票,订昆明往丽江的火车票,一阵操作猛如虎。还没来得及喘气,又收到新的短信:回程航班也取消了。

哭笑不得。但是酒店都是不可退的,到了这一步,硬着头皮也要去。继续改签,昆明中转。

我们还是按照计划出发了。最后一天,当我们徜徉在洱海的美景中时,手机又响了。

您所乘坐的某某航班已取消,您可以选择免费退票或者改签……


自不量力的亲子游

相山酒徒

前些年整个皖中地区的5A级景区还比较少,附近颍上的八里河景区就是其中之一。每次在高速上开车路过,都想知道这是什么好玩的去处。挑了一个周末专门造访,景区很大,门票不算便宜,还要坐个游览车节省体力。

结果,每到一处都让人大开眼界,以至于口吐莲花。什么宙斯神庙、凯旋门、天坛模样的亭子、巴黎教堂……有的建筑掉了皮,有的干脆伸出了钢筋条。起码在当时,景区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演和项目,除了微缩景观就是小型游乐场,哦,还有点河马、野驴、鸵鸟之类的外国朋友。景观之间距离很长,一圈下来像真的走遍几大洲的“万水千山”,除了累、晒,就是说不出的酸爽。

反倒是八里河附近的尤家花园,虽然是搬迁修复的古建筑集合,但感觉甚好。在园子里还遇到了几只缸口大的老龟,工作人员说是附近挖河清淤得到的。老龟慢吞吞,吃着西瓜皮,我蹲着看了二十分钟,对宙斯神庙的不满也消退了。

这种世界公园式的景区曾经很流行,自然有其价值,毕竟满足了那个年代人们的心理需求。可时过境迁,于我来说实在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话说回来,这也不是我们的专有特色。网上最近就晒出日本的一座景区,复制了咱们的兵马俑、长城、天安门等国粹,甚至复原了“1号坑”,那“兵马俑”脸上的表情令人捧腹,着实让中国网友乐了一下。可见,好奇的童心是人类的普遍心理特征,不分国界。

当然,“翻车”只是个人感受,比如,经常和我旅行的人“翻车”几率很大,我喜欢爬山,就是不停地走啊走啊,遇庙进庙,见塔转塔;访得一片古碑或一根老藤,要煞有介事地摸一摸,啧啧一番。这种旅行方式对我来说大有趣味,山风闻松涛,落叶观流瀑;可对于不少同伴来说,这是一种极度无聊的折磨,只剩下腰酸背痛和梦魇般走不完的登山石阶。现在孩子听说我要带她玩,都会赶紧躲开,“你一定又要去爬山”。

话说回来,出门旅游,不如意者是常有的事儿,饭不好吃、路不好走、床垫太软、景区名不副实,最要命的是不自量力。前年我独自带5岁的女儿去武汉,来个“爸爸去哪儿”亲子游,觉得一切都能搞定。不料中秋时节武汉竟是40度的高温,什么黄鹤楼、长江大桥、汉口江滩,孩子一概不感兴趣,一路上不是渴就是困,哭哭啼啼,晚上还发了烧。我是时而抱着、时而扛着,一路大汗淋漓,买药守夜,半夜四点才敢睡觉。

第二天一早,随便给孩子扎了个鸡窝头,干脆去了商场。幸好有个网红室内动物园,孩子才算玩的开心,可见我的旅行在她眼中多么乏味。回去的火车上,筋疲力尽,在座位上呼呼大睡。幸好孩子听到广播提醒下车,否则一路就往南京去也。

就这样,武汉这座美丽的城市,因为我的安排给孩子留下了童年阴影。今年,我问她要不要再去武汉,这次趁着凉快看樱花、游东湖。她沉思半刻说,要是只咱俩去,那就算了吧。

声明:
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英国必发公司商报、英国必发公司商报英国必发公司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“来源:英国必发公司商报或英国必发公司商报英国必发公司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